相关文章

嘉里建设杭州地王闲置6年未开工

  国土资源部最新起草的《闲置土地处置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2012年1月15日前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但现实中的许多闲置土地,尽快处置已刻不容缓。

  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绝对市中心地段延安路旁的“原浙医大”地块,2005年出让,由郭鹤年家族集团旗下嘉里建设(00683.HK)竞得,但此后6年多时间内未见正式动工。

  嘉里建设在其半年报称,“(原浙医大地块)预期在2011年第四季度展开打桩工作”,但是半年后,其最新公告称,嘉里置业中国及香格里拉中国同意将完成杭州买卖协议中所载权益转让的最后期限延长一年以履行先决条件。

  业内人士柴一峰坦言,处理闲置土地的相关政策固然有待完善,但更关键的还在于具体执行,没有严格执行再完善的政策规定都是空架子。

  “闲置”转入第7年

  香格里拉和嘉里建设12月23日公告涉及最后期限延长一年履行的杭州买卖协议,就是今年初双方公告嘉里建设出售杭州项目25%权益予香格里拉,出让价96862万元。香格里拉和嘉里建设同属郭鹤年家族旗下公司,该项交易几近于“左手倒右手”。

  交易所涉及的地块就是当年嘉里建设拿下的地王——“原浙医大”地块。业内人士分析,此次该协议最后期限延长一年,很可能意味着对该地块运作的推进比预期计划又晚了约一年时间,导致年初协议预期内无法完成。这已经不是嘉里建设这幅杭州地王的第一次延期。事实上,2010年第一季度,桩柱工程并未展开,至于2012年分阶段落成,几乎也没有可能。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嘉里建设方面对该项目开工时间的预计一改再改,外界早已“习以为常”。当年嘉里建设以24.6亿元的总价购得该地王,尽管至今未能开工,但地块的市场价格早已今非昔比,在嘉里建设的账面上,这幅地王未开工就已赚得盆满钵满。

  但记者查阅相关当地官方记录,并没有找到官方对于这幅地王闲置性质的明确认定,更没有公开的对该地王采取闲置土地的相关处置。本报记者就此采访杭州市国土局,但截至本报记者截稿,尚未收到该局对本报采访提纲所涉问题的答复。

  谁导致了杭州嘉里“闲置”?

  杭州嘉里中心地王6年多未开工的原因,公开的说法主要是卡在了规划环节。

  在杭州市规划局官方网站上,记者看到,2007年10月,嘉里中心的概念性规划首次公开,整个建筑群拟占地6.7万多平方米,包括约10万平方米的大型商场、2万平方米的甲级写字楼、5万平方米的五星级酒店。其中,酒店的塔楼最高处为85米。

  但该规划方案的反对声如潮,尤其是85米高的塔楼与杭州西湖周边相关限高控制冲突明显,最终导致方案流产。

  2009年12月,调整后的嘉里中心规划设计方案再次公开征求意见,主楼的高度降至48米,写字楼和酒店的建筑面积均有所缩水,增加了地下开发体量。但蹊跷的是,该方案最终有没有获得通过,外界却不得而知。

  直到今年7月30日,杭州市规划局局长阳作军在当地官方媒体的一个民评连线中透露,杭州嘉里中心项目推进还要一个过程,“这个项目现在可能是在省发改委进行方案审查。”

  从表面上来看,该地王项目迟迟未能开工是由于规划未能获得审批通过,换言之,问题出在当地政府审批阶段。有杭州业内知情人士表示,对于闲置的认定,比较微妙,而规划审批的原因,很大程度上也成为未正式认定为闲置的理由。

  阳作军表示,西湖申遗成功之后,规划部门编制了西湖东岸城市景观的控制规划,通过对西湖东岸城市的立面,对建筑的体量、高度进行控制,能够使城市的立面和西湖相得益彰。但西湖申遗成功是在2011年6月底,此时距离嘉里建设竞得该地王已过去近6年时间。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根据该地王出让时的《杭州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明确规定:新地块上的建筑基本限高为25米。局部可适当提高,但超过25米部分应控制在总建筑面积的1/4以内。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合同约定25米限高很明确,但这份官方的文件留下了“缺口”,这也是开发商规划设计高度未能通过,进而演化成项目迟迟未能开工的一个理由。

  郭鹤年家族内地新一轮圈地

  本报注意到,尽管杭州嘉里中心迟迟未动工,但郭鹤年家族旗下企业今年启动了新一轮土地储备行动。

  今年4月,嘉里建设收购长沙广悦置业有限公司39%的股权,间接获得约30万平方米土地项目;5月嘉里建设与香格里拉合作以底价2.9亿元拿下山东济南两宗商业金融业用地;9月,嘉里建设与香格里拉再以4亿元竞得河南省郑州市地块。

  嘉里建设此前披露,公司在内地的商用、办公室和酒店,分别为588万平方米、485万平方米和398万平方米,项目分布于14个城市,大部分项目可在2013年至2015年峻工并结算。嘉里建设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黄小抗今年曾表示,内地租金收入已超过香港,目前内地及香港售楼收益比持平,未来两至三年内地业务的售楼收益有望超越香港。

  截至今年6月底,嘉里建设手头及银行现金净额有185亿港元,未动用的银行贷款及透支额度近110亿港元。

  有迹象显示,面对港资大鳄,部分地方政府的“主导权”并不充分。12月23日,香格里拉及嘉里建设联合公布,合资各方决定退出老边区项目,订立协议终止此前成功投得的土地使用权之成交确认书,并获退还2.72亿元。“如此轻易解除土地出让合同,全数退还相应土地款项,并不多见。”柴一峰表示。

分享到: